美文网 - 常阅读,多交友!
位置:美文网 >伤感文章 >悲秋 >文章内容

父母牵手

2017-10-19 21:44来源:美文网作者:宋甫谋点击:7...

父母牵手

2016年春末夏初的一天,我和妻子带着父亲和母亲去山里一个水库边游玩。

在这之前,我们经常带着二老出去游玩。每次出去游玩,父亲因为腿脚比较快,总是走着走着就一个人走到前面去了;母亲因为腿脚不好,总是身不由己地落在后面;我和妻子总是不约而同地放慢脚步,陪伴着母亲;而母亲又总是不让我俩陪,要一个人慢慢走;我和妻子又总是不放心,故意走得慢一些,始终与她保持着不远的距离。妻子也是个非常爱玩的人,因为要与我一起照顾母亲,就无法玩的尽兴,这一点我已经感觉到,因此这次出来游玩,我已经想好一个主意,就是要让父亲陪着母亲一起玩,我陪着妻子一起玩。

路上,我很郑重地向父亲提出要求:这次出来,不能再像以前那样,只顾一个人往前走,要陪着母亲一起走,一起玩,而且往后再出来玩,也要一直这样子。父亲二话没说,很爽快地答应了。

那个水库在两山之间,绿水青山,景色优美,周围修了路。我们走上大坝,看到一边的路宽阔而平坦,另一边的路狭窄且有上下的台阶。我让父母沿着宽阔的路向前走,我和妻子则沿着狭窄的路反方向走,因为这地方我来过几次,知道两边的路是连在一起的,而这样分开走的目的,就是要让父亲陪伴着母亲一起慢慢地走。走了几步,我不放心地回头看了看,父亲正和母亲肩并肩地走着,这一次,父亲的脚步不再那么匆忙,变得非常缓慢,而且父亲的手里还拿着母亲的包,我心里暗暗地高兴。

水库不宽,狭长,像根弯曲的丝瓜,我和妻子在岸这边走,父母在岸那边走,相互都能看的见。脚下的石板路一边临水,一边靠山,山坡上布满树林和灌木,还有一些石头房子,许多小路旁逸斜出,曲径通幽。我和妻子看到哪里好玩,就往哪里走,随心所欲。这一次妻子玩得特别开心,走走停停,拿着手机不停地拍照,路边的一朵小花能让她从不同角度和距离拍很久。我注意到对岸两位老人也是走走停停,一会儿抬头看山,一会儿低头看水,父亲还不时抬手指着远处的什么东西让母亲看,能隐隐约约听到他们的交谈声。

阳光明媚,空气清新,鸟语花香。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,走着走着,已经看不到父母的身影,心中不免有几分忐忑。前面是一片树林,走进林间,忽然发现父母正站在一棵大树下面。父亲手里拿了一段造型独特的枯树枝,左瞧右看,爱不释手,看到我,举起树枝问我像不像一根龙头拐杖。我仔细看了看,确实有点像。父亲说:这是个好东西,我要把它带回去,修理一下,就更像了。我笑笑说,带回去吧,以后用得着。

因为我们走过的那段路有几分崎岖,我建议父母不要再继续往前走,转身和我们一起往回走。没想到,父母竟然异口同声表示,要绕着水库走一圈。妻子提出陪着他们一起走,我说这样也好。母亲却坚决不同意,说还是分开走好,你们玩你们的,我们玩我们的,大家都放松。我觉得母亲的话不无道理,只好对父亲说,一定要小心点。父亲说,没事,我们慢慢走。接下来,父亲和母亲一起走上了那条崎岖的路,我和妻子也走上了平坦的路。

从这边看那边,对岸有一段路是在悬崖绝壁之间,竟然有几分险峻,我不由地有几分担心。父亲和母亲走的很慢很慢,既悠闲自在,又小心翼翼。因为路比较狭窄,他们没有并排着走,父亲在前,母亲在后,不知什么时候,父亲已经牵住了母亲的手,而父亲手里的那根“龙头拐杖”也握在了母亲的另一只手里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父亲和母亲手牵手,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诧异,欣慰,高兴,感动。以前,母亲不止一次在我面前埋怨父亲:每次两个人一起外出,走在路上时,父亲总是只顾一个人向前走,把母亲冷落在后面。我总觉得,他们那个年代的夫妻,很多都是这个样子,也不算什么。因此,我也不太往心里去。

我在水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下,目不转睛地看着父亲牵着母亲的手一步一步慢慢地走着。

父亲和母亲都是在新中国成立那一年上学的。父亲高小毕业后,曾在生产合作社当过记账员,后来考入淄博矿务局技校,毕业后成为一名技术工人。母亲也是高小毕业,在村里干过供销社,在生产队当过记账员,也曾想考技校,当工人,却未能如愿。上世纪六十年代,父亲和母亲经媒人介绍认识。母亲嫁给父亲之后,一直是和我的爷爷奶奶住在一个院子里。母亲在娘家时是我姥娘姥爷最小的女儿,几乎没受过什么委屈,来到婆家,环境改变,肯定会受到一些约束。我的爷爷奶奶是农村中封建思想比较严重的人,而母亲受过新社会教育,具有一定的新观念,在一起生活时间长了,婆媳之间难免会产生一些矛盾。父亲那时候年轻,应该不太善于处理家庭关系,面对自己两个最亲近的女人,肯定会有左右为难的时候。那时候父亲在工厂上班,离家近二十里路,隔几天才回家一次。在我小时候,父亲有时回到家会和母亲发生争吵。但是无论怎样争吵,风雨之后总是能见彩虹,争吵之后总是能和好如初。当然,我最不喜欢他们争吵的时候,而他们和好的时候也是我最高兴的时候。

母亲生育了三个子女,随着我们渐渐长大,母亲开始从家庭操劳中脱开身子,去村办工厂上班。当时村办工厂经常请父亲进行各种技术指导,加上母亲有一定的文化知识,母亲很快成为厂里的出纳员。母亲后来又在村委会当出纳员,直到退休。而父亲一直是单位的技术骨干,退休时恰好是改革开放的年代,又被一些个体企业聘为技术顾问。在我眼里,父亲因为有技术在外面特别受人尊敬,而在家里却是一个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。母亲经常说,你父亲就是技术行,其他什么都不懂。虽然父母在一天天变老,他们还是常常为一些生活琐事争吵,争吵的原因常常是父亲说了一句在母亲看来不应该说的话。家庭的事情往往很难分辩出谁是谁非,最终总是父亲先闭上嘴,等母亲唠叨完了,事情也就过去了。

水库对面,父亲正牵着母亲的手一步一步走上台阶,父亲回头对母亲说了一句什么,两人同时停住了脚步。我听到了母亲的笑声。两位老人都已经年近八十,他们晚年能够幸福地生活在一起,是我们做子女的最高兴的事。父亲和母亲又说了几句话,继续慢慢向前走去。妻子站在水库边笑逐颜开,不停地给对岸两位老人拍照,一边对我说:爸爸今天表现得太好了,太值得称赞了。

天是那样蓝,水是那样绿,山是那样青,空气是那样清新,一切都是那样美好。父亲牵着母亲的手,终于走过了那段有几分险峻的路。我们又回到了大坝上。

后来,我们又带着父母外出游玩,我注意到,每当我和妻子不在母亲身边时,父亲总是陪在母亲身边,遇到难走的路,父亲总是牵着母亲的手。

  • 47
  • 5
    网友评论
    评论(...
    全部评论
    宋甫谋宋甫谋

    作者积分:100

    作者等级:注册会员

    空间文集